“上天”VS“入地”0中秋節概念”兩龍頭股價表現爲何迥異?

2019-09-10 17:03閱讀:
“上天”VS“入地”0中秋節概念”兩龍頭股價表現爲何迥異?
文\樹高
國英觀察專欄作者
今年中秋,你們准備買哪一款月餅呢?
中秋佳節將至,月餅又成了一年一度輪值的“大消費擔當”。從酒店到餐飲、超市,經銷商們集中備貨,“異動”的表現分外明顯。
這樣的“異動”是否傳遞到A股相關上市公司了呢?
好像有點奇怪。“月餅概念”表現並沒有那麽一致。兩龍頭甚至走出了大分化的態勢。廣州酒家從8月7日開始一口氣連拉11根陽線,進入9月才開始回調,“慢牛”走勢非常明顯。
“上天”VS“入地”0中秋節概念”兩龍頭股價表現爲何迥異?
而元祖股份的股價還在向下破位。今天甚至分時還創出了近階段新低。完全一副與大盤“勢不兩立”的態度。
“上天”VS“入地”0中秋節概念”兩龍頭股價表現爲何迥異?

第一梯隊裏的雙雄,元祖從股價上看已經明顯“掉隊”。我們可以簡要分析下其中的邏輯:
01
元祖股份:
根據2019年中報,上半年元祖股份實現營業收入8.33億元,同比增長15.24%,歸母淨利3554.43萬元,同比增長36.13%。
單單看這一數據,似乎覺得元祖的業績可圈可點。但細心的投資者可以注意到這樣一段話:“公司將長期未提領的睡眠卡結轉收入,影響上半年公司收入和淨利潤分別增加3200萬、2400萬,追溯調整2018年上半年收入和利潤分別增加588萬、506萬。”
這樣一來,業績裏面的“水分”就可以擠一擠了,若剔除睡眠卡影響後,上半年公司收入和淨利潤增速分別爲11.72%、-45.19%。實際上,收入的增速是下降了,而利潤直接來了個大幅滑坡。
元祖的利潤主要來自月餅禮盒,而“實際利潤”的大幅滑坡,或許意味著元祖的月餅銷售,似乎在今年上半年出現了瓶頸。
元祖股份的毛利率在65%左右,並沒有發生多大變化,但淨利率伴隨淨利潤的下滑也下降明顯,從18年底的12.34%下降到如今的4.27%,只用了半年時間。
“上天”VS“入地”0中秋節概念”兩龍頭股價表現爲何迥異?
廣州酒家:
2019年中報顯示,廣州酒家的營業收入爲9.51億元,同比增長20.22%;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6430萬元,同比增長10.19%。
今年上半年,廣州酒家的食品制造業務增長率還是很高的,同比去年達到了23.4%。而其中月餅系列産品又貢獻出了更爲出色的數據,相比去年同期增長了107.99%,達到了3421萬元。
廣州酒家的毛利率倒是不及元祖股份,只有不到48%,可淨利率卻實現了逆襲,達到了6.66%,可見,廣州酒家在費用管控上“發力”十分明顯。
營收、利潤是企業經營狀況最直接的反映,老邁的元祖股份雖然“底子”很不錯,綜合毛利率要比廣州酒家高上三成多,但“增收不增利”的中年危機開始顯現,不得不讓人擔憂。
02
從營收和利潤的比拼來看,廣州酒家先下一城。
當然,這兩個指標的滯後性太過明顯,往往還有其他指標可供我們挖掘。
比如預收款,廣州酒家的預收款項增幅達到了302.32%,約爲3.83億元。元祖股份的預收賬款爲6.24億,同比僅僅增長了5.57%。
比較預收賬款有什麽意義呢?
這就要從月餅的銷售模式說起,這兩家作爲直接生産廠家,預售貨款,等到産品交付後再確認營收是非常“主流”的賬務處理方式,在這一點上,預收賬款的變動就代表未來銷售預期的變化。而廣州酒家的預收款項增幅超過3倍,幾乎可以說下半年月餅銷量大增是板上釘釘的事情,這一點比預收款小幅上漲的元祖要強上不少。
“上天”VS“入地”0中秋節概念”兩龍頭股價表現爲何迥異?
應收賬款周轉天數和存貨周轉天數也是兩個非常受用的指標,截至19年年中,元祖的應收賬款周轉天數爲14.46天,存貨周轉天數爲31.65天,而同期廣州酒家的應收賬款周轉天數爲13.96天,存貨周轉天數爲72.23天。
兩者半斤八兩,但廣州酒家的存貨周轉天數更高,但關乎這一點,可能和廣州酒家更爲複雜的存貨種類有關(冷凍肉、幹果、堅果、糕點、面包、飲料、茶葉、預包裝食品,應有盡有。。。)
銷售現金流和經營現金流與營收的對比來看,廣州酒家是1.36和0.25倍,同樣優于元祖的1.13和0.09倍。
從這些盈利能力和成長性指標來看,元祖股份同樣落于下風。
03
那麽,股價表現就和雙方今年的業績表現非常“匹配”了。
廣州酒家顯然是食品板塊“衆包”經營,但主要産品月餅占比收入達到了四成,毛利率高達63.22%,可以說已經成爲了貢獻營收和利潤的“主力”産品。
元祖股份的情況與廣州酒家差不多,月餅禮盒的毛利率也在60%左右,占收入比例也接近四成,與廣州酒家的“業務版圖”頗有幾分神似。但是不得不說,在月餅這塊“肥差”的生産經營上,元祖就顯得嚴重缺乏“後勁”,從今年的營收增長幅度就可以看出來。
元祖的産品出了啥問題呢?
其實我們去線上搜索一下可以發現一些端倪,廣州酒家有第二盒減50元、限時搶第二件9.9元等大幅促銷,稻香村、五芳齋,甚至是百草味,三只松鼠等月餅“新兵”都祭出了狠狠打折的態勢,價位從幾十元到幾百元,十分豐富。
而元祖的月餅呢,價格一如既往貴,種類一如既往少,除了比較迎合部分年輕消費者的味蕾,還真沒有比傳統甜品更出彩的地方。
“上天”VS“入地”0中秋節概念”兩龍頭股價表現爲何迥異?
“上天”VS“入地”0中秋節概念”兩龍頭股價表現爲何迥異?
早先有媒體做過實地調查,在某超市某一時間段走訪過後發現,大多數購買禮盒月餅的消費者,選擇範圍集中在80元~200元之間,以中老年消費者居多,且超過250元一盒的如主打流心奶黃、鮑魚等高檔食材的月餅幾乎處于無人問津的模式。
現在我們可能更加能理解元祖月餅的“痛點”在哪裏——受衆太少,品類單一,性價比也不高,甚至吃起來,口感和營養也難言優勢。至少筆者身邊的“吃貨”朋友們,都對元祖的“雪月餅”不太感冒。
今時今日,月餅賦予人們的符號意義並沒有多大變化,但人群自身對這種節日“剛需”産品的篩選標准卻在慢慢改變,以前以元祖爲代表的“華麗包裝”“品牌溢價”等因素對于人群的吸引力大不如前,相反,像廣州酒家,甚至百草味、三只松鼠這一類以性價比見長,種類豐富,口感多樣,更爲健康的“泛零食”類産品更得人心。
不得不說,繼老百姓吃涪陵榨菜,喝二鍋頭之後,月餅界的“消費降級”也有所表現。
“上天”VS“入地”0中秋節概念”兩龍頭股價表現爲何迥異?
月餅行業的基本面已經出現了些微的弱化,傳統月餅企業面臨成本上漲等壓力導致利潤壓縮,這一點,我們從廣州酒家和元祖股份的中報都可以看出來(成本費用增加都很明顯),但不同的是,廣州酒家的“提價”能力明顯更強,這就保證了自己能夠更好地駕馭利潤。
过去7 年广州酒家平均每年超成本提价3.8%,毛利率从52.3%提升至63.2%,带动公司净利率每年以0.4%左右的速度逐步提升。这一点,是定价本来就偏高的元祖股份望尘莫及的。据笔者所知,元祖股份今年4月份刚刚完成了16年以来的第一次蛋糕类产品提价。而月饼类产品,尚未听说有“提价”的打算,毛利率也多年“止步不前”。(本来就已经够贵了!)
“提價”能力在食品飲料行業中分外重要。如果你不了解,看看進入提價周期以來貴州茅台的表現就會明白,提價之于龍頭公司未來業績成長的意義。
元祖食品的毛利率之高,在筆者看來可能並非緣于其“超強”的行業壟斷力所致,而是自己當初在“品牌幻覺”中選擇給與了自己過高的定價。這種定價,可能也在無形中透支了自己未來的利潤調節能力。
月餅市場的競爭越來越有趣了。三只松鼠、百草味等“小清新”品牌的上位只是這個格局變得微妙的開始。廣州酒家的“上位”並不出乎筆者的意料,而元祖股份的“中年危機”或許才剛剛開始。
读者们,今年中秋,你們准備買哪一款月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