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的馬雲,和永不能退休的阿裏

2019-09-10 19:30閱讀:

  自從以“老師”自居的馬雲成爲中國互聯網的代表人物,教師、教師節的標簽似乎就被粘上了互聯網的味道。就在9月10日教師節的今天,馬雲將正式從阿裏“退休”,阿裏巴巴迎來馬雲之後的“張勇時代”。
  就是這樣一個頻頻登上輿論頭條的退休決定,馬雲已經“認真”准備了6年。
  2013年,馬雲宣布辭去阿裏巴巴集團CEO的職位,並頗有遠見地提前規劃起了自己的退休步驟。2018年9月10日教師節當天,馬雲提前一年宣布將在2019年的教師節正式卸任阿裏巴巴董事局主席,一年的過渡期之後,張勇沒有像之前的陸兆禧們那樣讓馬雲“失望”,終于在今天將阿裏巴巴的大棒握于手中。
  今天也是馬雲55歲的生日,鑒于國內男性普遍退休年齡都在60歲,“馬老師”可謂是超前完成了退休“任務”。
  與馬雲退休同時進行的,是馬雲“正兒八經”地在職務關系上與阿裏巴巴的“切割”。
  除了在這些年陸續辭去阿裏巴巴集團總裁、阿裏巴巴集團CEO、阿裏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之外,他還在名下企業工商登記信息上進行了頻繁的變更。在卸任浙江阿裏巴巴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長之後,馬雲名下擔任法人的公司只剩下兩家、擔任高管的公司也只剩下三家。此前,馬雲曾在幾十家公司擔任法人或董事、高管。
  在2019年教師節、馬雲55歲生日以及阿裏巴巴成立20周年之際,馬雲就這樣“輕飄飄”地退休了,和他所鍾愛的太極一樣,看似不“拖泥帶水”,卻在行業中引發了持久的震響,因爲他留下的是一個總市值超過4600億美金的商業生態體系。
  不過就像此前馬雲在2019全球女性創業大會上說過的那樣,“我將卸任阿裏巴巴董事長,但這絕不等于我不創業了”,“
我不會停止下來,阿裏巴巴它只是我夢想中的一個而已。我今天還很年輕,還有很多地方沒去折騰,還有很多事想做”,馬雲的故事並不會隨著他在阿裏巴巴的退休而迎來“終結”,這更多是馬雲新夢想的再起航,畢竟55歲這個年紀在全球的商業生態裏來說都還算很“年輕”。
  作爲阿裏巴巴無可爭議的精神領袖,馬雲早早選擇“急流勇退”的原因我們無從知曉。作爲一家要“活102年”的企業,我們也不知道馬雲選擇在20周年之際就離開它是否合理,但可以肯定的是,阿裏巴巴這艘電商“航母”在未來將要依靠馬雲及十八羅漢們留下來的商業“遺産”、文化體系、人才梯隊等來繼續一路前行,其中風雨或風光,將一點也不比阿裏巴巴創業的前20年要少。
  需要指出的是,雖然馬雲“放心”地將4600億美金商業帝國交接到以張勇爲代表的新管理團隊手中,但同時他也將阿裏目前所面臨的所有挑戰一起打包交給了後來者。馬雲雖然可以選擇退休,但阿裏的“征伐”之路顯然是永遠不能退休的。
  至今仍然深度依賴電商平台的阿裏巴巴集團在電商行業中所面臨的挑戰正變得愈發加劇——以前是京東,現在又多了包含拼多多、雲集、貝店等在內的社交電商“新貴”。在社交電商、垂直電商、五環外市場的“大旗”下,大量新興電商平台們躍躍欲試,這讓阿裏巴巴至今仍然無法在電商領域中真正放下心來。
  電商之外,阿裏巴巴集團多年來著重布局的多元化生態帝國雖然規模龐大,卻仍然還面臨“燒錢式發展”、“盈利遙遙無期”的挑戰。
  沒有了馬雲作爲領路人之後,阿裏巴巴的未來會怎麽樣?沒人敢打包票。
  從電商維度上來說,阿裏巴巴集團目前仍然依賴電商業務作爲自己的核心優勢,旗下電商平台營收在總營收中的占比仍然高達六成以上,這原本在阿裏巴巴“一家獨大”的背景下沒有什麽問題。但隨著京東越戰越勇、以拼多多等爲代表的社交電商打造了電商行業“第三極”,這顯然是生態體系化後的阿裏巴巴所不願意看到的局面。
  從2003年到2019年,京東在一衆不看好的聲音下與天貓成功地實現了“分庭抗禮”的局面,即便馬雲預言京東未來“將會成爲悲劇”,但這也沒能阻礙京東擁抱騰訊、在自營物流模式下的飛速發展,反倒逼迫著阿裏巴巴不斷構建與蘇甯等的電商聯盟、與四通一達的菜鳥物流體系來抑制京東的發展步伐。
  現在的京東不僅初步擺脫了盈利的诟病,還在京東物流、新零售、京東金融等領域幹的熱火朝天,阿裏巴巴方面仍然無法放松對競爭對手的警惕。
  而在多年的貓狗大戰之後,社交電商們的強勢入局更是讓阿裏巴巴的電商帝國面臨更多不確定的因素,甚至阿裏近期收購網易考拉的操作也被普遍解讀爲“爲了對抗拼多多”。從2016年成立到2019年成爲國內電商“第三極”、市值超過400億美金,這種近乎“瘋狂”的增速讓阿裏坐立難安。
  年輕的拼多多已然有了與阿裏巴巴掰一掰手腕的實力,而在拼多多之下,更有大量社交電商平台虎視眈眈地參與進來,阿裏巴巴目前需要面臨的挑戰非常多。
  作爲阿裏巴巴電商生態的兩大基本盤,淘寶與天貓似乎正逐漸面臨拼多多與京東的直接競爭,在BAT社交大佬騰訊的觊觎下,阿裏巴巴能否繼續守住自己的優勢?
  電商之外的其他業務維度,阿裏巴巴的多元化業務布局也同樣面臨挑戰。
  一方面,以餓了麽爲代表的本地生活服務平台、以菜鳥網絡爲代表的物流平台、以盒馬鮮生爲代表的新零售平台以及以Lazada爲代表的跨境電商平台等新興業務領地仍然還在巨額投入期,燒錢嚴重,未來的商業與盈利模式依然需要不斷地摸索;另一方面,這些平台同樣面臨著激烈的市場競爭環境,比如美團對餓了麽虎視眈眈,菜鳥網絡與順豐速運、京東物流們的未來大戰早已箭在弦上、超級物種和每日優鮮們正面迎戰盒馬鮮生。
  這麽看來,看似無比龐大的阿裏巴巴生態體系目前仍然靠著天貓與淘寶的“輸血”而發展,但天貓、淘寶正面臨京東、拼多多們的奮力搶奪,新興業務條線又同樣四面是敵人且虧損嚴重,“後馬雲時代”的阿裏巴巴仍然任重道遠。
  本文系「互聯網分析師于斌」独家提供「新京报智库」首发,关注新京报智库,洞见更多行业观察。